又要和蒋介石铜像较劲了;张亚中能不能救丨台

更新时间:2021-10-13

  台北市标志性建筑“中正纪念堂”转型方案9月8日公布,其中移除堂体内蒋介石铜像的计划引发岛内舆论热议。台当局设立的所谓“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提出要移除“中正纪念堂”的蒋介石铜像,称“会堂阶梯向上使人产生仰望威权的感受要加以调整”。

  委员会还计划将纪念堂改名为“反省威权”的历史公园。相关方案预计年底前研拟相关法案配套,明年度上半年提出细节。明年是台湾地区县市长选举,其中台北市蒋万安赢面很大。虽然蒋万安是否为“蒋家四代”一事仍有争议,但提出明年移除蒋介石铜像的议题,摆明着要让蒋万安左右为难。所以这次,蒋万安也第一时间出来回应,称“促转会”在疫情期间政治操作,转移焦点,制造社会对立跟仇恨,他无法认同。

  折腾“中正纪念堂”,的时候也搞过一次——下令废除“中正纪念堂”,改成“台湾民主纪念馆”。不过时任台北市市长的郝龙斌针锋相对,派人拆除了遮挡中正纪念堂建筑的布幔,并对主持废除动作的台教育部门开罚单。上台后,才恢复“中正纪念堂”。不过这一来二去,公帑浪费不谈,造成的民众对立和撕裂更是难以弥合。这才过去几年,又打算搞一次。

  至于这个“促转会”,已经因为前“促转会”副主委张天钦的“东厂说”而臭名昭著了——顶着所谓“转型正义”的名义,成了打压对手的政治工具。另外从其合法性来说,也是非常可疑的。按最初要求,“促转会”任期只有两年,经过申请,又延续两年,今年到期,又二度申请延期一年,到明年五月结束。但现在提出明年拆“中正纪念堂”,到时候再提出让自己延期,分明也有让自己续命的意思。

  确实如蒋万安所言,执政无能,利用政治议题转移执政不力的视线,手法一流。之前蔡英文用所谓“邻国说”刺激两岸,现在“促转会”用拆“中正纪念堂”来刺激蓝绿对立。可惜岛内民生多艰,最近疫情再次暴发,刚刚解封的社会又不得不面对重新封闭的威胁。而另一方面,疫苗始终不足,而苏贞昌领导的行政团队,不但不去想办法赶紧多买,而且还不让民间自购自救,放任前期很多注射过一剂疫苗的民众在效力即将过期之时无第二针疫苗可打。

  但他们始终不放弃与“中正纪念堂”里那座高高在上的铜像较劲,他们将蒋介石铜像塑造成一种历史的痛苦,而这种痛苦却是一棵民意摇钱树,关键时候,摇一摇,民意即如雨下。但这个岛却悲情弥漫。

  主席选举到现在,张亚中成了“黑马”。这次主席选举政见发表会上,张亚中因准备充分,理论阐述言之有物而异军突起。多家网络民调,张亚中都位于第一,而之前被看好的朱立伦,反而落到第三名。虽然主席选举是党员投票,网络风向并不能决定最后胜负,但如今派系势力式微,而所谓自发性党员的自主意识日益加强,所以从现在的情况看,即便张亚中不能胜出,第二名的江启臣看上去也要比朱立伦赢面更大。

  支持朱立伦的民代郑丽文上节目替朱解释,朱可能觉得已经摆平了党内派系,加之为了之后的整合,所以党主席选举不宜攻击对手,都使朱在这场政见发表会上有些进退失据。但之后,主席候选人到“中常委”会上座谈,朱立伦又因为迟到早退给人观感很差。朱立伦无论这次能不能赢得党主席,都将在这场选举中受伤。

  四个人当中,有从政资历也有选举经验的朱立伦其实实力最强,但朱的包袱也最大,“换柱”事件伤朱很深,不过洪秀柱几次出来表态,认为罪不能怪在朱立伦一个人头上,从侧面其实也委婉表达了支持朱立伦的意思,但洪秀柱也不能缓解朱立伦的压力。朱立伦最大的问题还是给人计算太多的感觉,且“抗压力”让人疑虑,江启臣毕竟在大败的时候挺身而出,而“换柱”事件的根源,便是最初需要朱立伦出来的时候他没有出来,最终酿成日后一系列的悲剧。

  这次党主席选举,不谈张亚中让人惊艳的表现,现任的江启臣,有许多正在执行和有待执行的计划,算是没功劳也有苦劳,即便是名不经传的卓伯源,也提出几个大胆的计划,给人启发。唯独最该拿出表现的朱立伦,论述反而空洞,让人感觉似乎觉得自己已经板上钉钉当选而敷衍了事。

  张亚中从去年在内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提名开始,又接续想选主席,因为缺乏“中常委”“中评委”资格而没选成。今年年初因为赵少康要选主席,江启臣给其方便,连带给了张亚中一个“中评委”。结果赵少康半途而废,而张亚中却因获得参选资格而意外成为“黑马”。即便这次张亚中不能当选,任何其他当选者都不能忽视张亚中已经形成的这股新的蓝营民意。

  张亚中是一个学者,充满书生意气。他将不敢说也说不清楚的两岸关系说清楚了,即便是对此也挑不出错。张还一改高层那种温吞水的政治风格,采取正面迎敌的态度,一如当时参选高雄的韩国瑜,给人一种快意恩仇的感觉,在沉闷的蓝营带来一阵飓风,激发了蓝营士气。这是过去江启臣不能做到的效果。

  张亚中的问题在于他的关注点过于集中,而对于领导这样的组织而言,除了主张,还需要更为具体的协调、分配、权衡和妥协,主席要管的是方方面面的事情,当然不可能靠一些理论一蹴而就。所以没有公职选举经验的张亚中在受蓝营基层拥戴的同时,蓝营的精英阶层基本保持着怀疑的态度。假如张亚中真的当选,能不能整合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毕竟蓝营内“大佬文化”盛行,在地方上也是派系林立。虽然在多数县市执政,但当政者都与中央党部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与之同时,赵少康组织“战斗蓝”,已经囊括蓝营台面上几乎所有民代,无论从声量上,还是活跃度上,都已成蓝营目前最具声量的势力。赵少康在参选主席受阻以后,致力于未来的台湾地区领导人积极备战。不得不说,赵这个做法非常聪明,他从竞争者一下子成为蓝营各方势力的争取者,甚至因为其掌握话语权,赵少康俨然独具一格,不受羁绊。所以未来“各方诸侯”能不能服膺于张亚中的领导都是值得观察的事情。

  张亚中曾经表态,他专注于理论研究,他需要主席这个平台把他的理念传达出去。但对于能带队打仗的人,他也乐意让贤。他曾经说到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时候,一旦选出提名人物,他会将主席让出。不过政治很现实,现实很残酷。

  台湾地区法务部门调查局南部地区机动工作站日前调查涉及到民代林岱桦的政治献金案。早在上个月26日,调查员约谈了一位陈姓证人,结果这位证人乘调查员不备,居然将调查笔录偷出,送到林岱桦的服务处。当月30日,林服务处主任林弘文请高雄市调处凤山据点组长吕绍华到场,由吕携回被陈夹带出的笔录等物。以林岱桦的说法,9月2日,主办这桩案件的高雄市调查处长谢宜璋居然事先主动电话约林会面,并于当天亲到林服务处拜访,谢宜璋事后解释称只是单纯的中秋节拜访而已。林岱桦则说,在两人会面最后谢有问林对笔录的看法,林以自己不知情回之。等到6日事情延烧到不可收拾,林岱桦出来开记者会,强调自己从政多年廉洁自持,对笔录外泄也完全不知情,盼司法勿沦为政治操作工具。

  约谈的证人居然将笔录偷走,已经算是非常奇葩的事情,而这份笔录放在林的服务处几天,最后由服务处主任交出,期间居然完全瞒着林岱桦让其毫不知情,看似也不像是正常的老板和下属的关系。最后作为执法者的谢宜璋和作为被调查者的林岱桦毫不避嫌,在此风口浪尖的时刻,先电话后见面,大咧咧地讨论正在调查的案子。

  讽刺的是,党团干事长刘世芳6日则表示,团尊重侦查不公开,等到未来侦查结束后,再来考虑用什么方式处理。一边司法调查居然泄密到所谓证人偷笔录的地步,另一边居然说尊重侦查不公开。

  这个事情,其实与之前蔡英文爱将苏嘉全的侄子、民代苏震清的案子有异曲同工的地方,也是事先前民代蔡煌琅和苏嘉全的特助高建智提醒苏震清,称其与某企业老板之间有不正当的巨额资金来往已被检方注意,苏震清才做出准备。后来,蔡煌琅辩称消息是从公开场合听来,假如是真的,那么台检调的侦办工作毫无保密可言。但最荒唐的是蔡煌琅还称自己提醒苏震清是防止犯罪,所以他是在做好事。

  现在执政,加上在野党式微,到了编故事也不用心的地步。最近还有一个好笑的事,台一位负责军方基建的“少将”张大伟,在羁押期间承认自己收钱,但他觉得钱没有了罪就会清了,所以在其岳父家里将2000万新台币烧了。如果不是死硬到底,死活不想将赃物吐出来的话,那这位“少将”的处置方法多少就是智商问题了。但在侦办过程中,笔录都能让被调查者给偷出来,那真还没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呢。COP15场馆已完成布置!新闻中心9日正式开放现代扬剧《党的女儿》巡演启动[ 2021-10-07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